司空兔子

麦田里的守望者

Remember what should be remembered, and forget what should be forgotten.Alter what is changeable, and accept what is mutable.

Make sure you marry someone who laughs at the same things you do. 

长大是人必经的溃烂。

一个不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轰轰烈烈地死去,而一个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谦恭的活下去。

你不管做什么事,如果做得太好了,一不警惕,就会在无意中卖弄起来。那样的话,你就不再那么好了。

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几千几万的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就是在那守望。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来,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说孩子们都是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儿跑。我得从什么地方出来,把他们捉住。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我只想做个麦田里的守望者。

你千万别跟任何人谈任何事情。你只要一谈起,就会想念起每一个人来。

我只知道我很想念我所谈到的每一个人。

我现在只是在过年轻人的一关。谁都有一些关要过的,是不是呢?

不可能因为一个人死了,你就从此不再喜欢他,老天爷,尤其是那人比你认识的那些活人要好一千倍。

在苦苦挣扎中,如果有人向你投以理解的目光,你会感到一种生命的暖意,或许仅有短暂的一瞥,就足以使我感奋不已。

不管是谁,的确要过很久才了解

”我想有一天,“他说,”你得会找出你想要去的地方。随后你非开步走去不可。

这整个安排是为哪种人作出的呢?只是为某一类人,他们在一生之中这一时期或那一时期,想要寻找某种他们自己的环境无法提供的东西。或者寻找只是他们认为自己的环境无法提供的东西。 
于是他们停止寻找。 
他们甚至在还未真正开始寻找之前就已停止寻找。

我不在乎是悲伤的离别还是不痛快的离别,只要是离开一个地方,我总希望离开的时候 自己心中有数。

“好吧——所有的文森先生。你一旦经受所有的文森先生的考验,你就可以学到越来越多的知识——那就是说,只要你想学,肯学,有耐心学——你就可以学到一些你最最心爱的知识。其中一门知识就是,你将发现对人类的行为感到惶惑,恐惧甚至恶心的,你并不是第一个。在这方面你到一点也不孤独,你知道后一定会觉得兴奋,一定会受到鼓励。历史上有许许多多人就像你现在这样,在道德和精神上都有过彷徨的时期。幸而,他们中间有几个将自己的彷徨的经过记录下,你可以向他们学习——只要你愿意。正如你有朝一日如果有生么贡献,别人也可以向你学习。这真是一个绝妙的轮回安排。而且这不是教育,这是历史。

评论